走访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斯坦福资深投资人划下这些重点

2017-08-04 05:32:45 收藏0,点赞0
充足的资金投入和对行业的热情,让国内的深度学习工程师团队增长迅速

走访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斯坦福资深投资人划下这些重点

大数据文摘作品,作者 |  Chris Rowen,编译 | 康璐、大力、Aileen

导读:人工智能大佬Yann Lecun来中国作报告的时候,曾经感慨中国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科学家当作明星一样来追捧的国家。本文作者,斯坦福大学的学者、也是海外资深投资人Chris Rowen走访了很多中国的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也有着相似的感受。充足的资金投入和对行业的热情,让国内的深度学习工程师团队增长迅速。这份报告详细对比了在深度学习创业领域,中国与国家/地区的相似和区别。

走访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斯坦福资深投资人划下这些重点在过去的十天里我走访了北京、深圳、上海和杭州的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并且做了一系列关于全球深度学习市场的演讲。在一些最基本的层面,中国初创公司的技术、应用或是创业进程都和硅谷或欧洲都没有太大差异,但是这趟旅程中了解到的中国的深度学习和创业进程却不断地让人大开眼界。这次旅行不仅印证了我长久以来存在的一些观点,也极大的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

中国的初创公司最让人惊讶的一点在于,他们与硅谷的环境何其相似,与其他亚洲市场则何其不同。

首先,这些公司似乎有相当多的资金。这些资金来源于传统的风投、产业赞助商,甚至美国的半导体公司—赛灵思(Xilinx )和英伟达(Nvidia)也投资了一些引人注目的中国创业公司,我相信这个产业的其他主要参与机构也对中国的深度学习初创公司进行了投资。

其次,深度学习市场活跃,和我在美国观察到的“淘金潮”的感觉类似。这与台湾、日本和韩国市场相反,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深度学习发展的没那么好,或者是因为创业公司处于商业环境的边缘(尤其是日本),或者是因为深度学习的热情不高涨(台湾、韩国)。充足的资金和热情让工程师团队增长迅速—我观察到的最小的公司有25人,最大的公司有大概400人。加州团队的办公室布局和中国的类似—无格挡的敞开式办公;中国的公司也沿用了加州的传统,提供无限的免费食物。虽然现在这么说还太早,但是太平洋两岸正在催生出共同的创业文化。

观察1:中国学术和产业技术社区与深度学习的爆发式增长密切相关,并且很多公司希望能在产品中应用深度学习技术。

百度在深度学习领域投资了重金,建立了超过1000人的研究团队,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中国大学在深度学习领域的论文数量和创业公司对深度学习的热衷程度同时高涨。总的来说,中国工业似乎开始从“降低成本式”思维 -- 关注怎么生产已有产品并且降低原材料成本,变成了更多关注功能创新。中国公司更倾向于硬件和系统产品,我发现很多中国的创业公司在纯云软件上的开发要少于美国和英国的。但是,系统中原生软件内容快速增长。几乎每个我走访的公司都对自动驾驶、面部识别、群体监视或者人口评估做了精彩的展示。

观察2:中国创业公司不怕建立新的深度学习硅平台,很多软件公司都正在或者计划开发能够运行他们自己的神经网络相关运算的芯片。

可能四分之一的中国公司在开发芯片,但是在世界范围,只有十五分之一的公司在做定制化的芯片。一个是执行官解释说,中国的投资人希望能在芯片上看到公司潜在前景,创业公司相信从事芯片研究能够保值。这和当前硅谷的人看法完全相反——投资人并不看好关于芯片的项目。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区别,一方面反映了中国的芯片开发成本相对较低,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国普遍相信绑定软件和芯片能够保护软件的价值。讽刺的是,硅谷的创业者却很少开发硅产品,一部分是因为开发成本高、时间长,另一部分是云端软件公司更容易吸纳投资,前期成本低了很多,并且似乎每周都有数不清的新利好市场。

观察3:中国创业公司几乎全部都在关注实时视觉和语音应用,它们在云端部署上只是支持作用。无人驾驶、人机交互和安防监控是最突出的版块。

大疆,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生产商,使用了非常高精度的深度学习来完成目标追踪和手势识别。大多数从事视觉研究的公司展示了自己识别和追踪车辆、行人和自行车的能力,这些技术不仅可以应用在辅助驾驶系统/无人驾驶中,也可以应用在安防监控中。最好的视觉领域创业公司包括寒武纪科技、格灵深瞳、深鉴科技、竹间智能、旷视科技、地平线机器人、云天励飞、Minieye、Momenta、摩图科技、Rokid、商汤科技,以及零零无限。语音系统也是一个很大的领域,重点在于自动语音识别,其中包括添加内嵌的实时语音处理。最顶尖的创业公司包括思必驰、出门问问和云知声。

观察4:中国有一个不成比例的巨大安防监控市场,因此相应的对于基于深度学习的面部识别、行人追踪和人群监控的应用也有浓厚的兴趣。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控市场,并且在高速增长。中国的产品可以用于识别和追踪罪犯的场景,通过面部识别来获得权限和完成交易也是非常重要的应用。

走访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斯坦福资深投资人划下这些重点在十天的行程中,我看到了一些尤其有趣的创业公司:

  • 地平线机器人Horizon      Robotics(北京):地平线机器人公司在深度学习上有强大的研发实力,它的创始人是余凯。它有220名员工,他们正在对一系列的前沿视觉系统继续进行创新,包括智能家居、游戏、语音-视觉集成系统和无人驾驶汽车。他们也使用了很好的硬件-软件集成策略来寻找更加完整有效的解决方案。

  • 云天励飞Intellifusion(深圳):云天励飞是一个相当完备的视频系统供应商,他们和政府在部署监控方面关系紧密。他们现在用GPU(图形处理器)和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 部署自己的服务器,但是正在把更多的功能添加到边缘设备上去,例如摄像头本身。

  • 肇观电子NextVPU(上海):肇观电子是我走访的最年轻(大概成立12个月)和最小(24个人)的初创公司。他们致力于AR、机器人和ADAS(自动数据采集系统)系统的研发,但是他们的第一款产品,为视觉受损人群开发的AR头盔,在技术和社会意义上都很吸引人。他们的头盔通过全场景分割实现的步行导航和识别数十种关键物体,如标志牌、障碍物和常见的家庭和城市元素,从而帮助他们的用户。

  • 深鉴科技Deephi(北京):深鉴科技是深度学习初创公司中最先进和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家,他们和中国技术领先的清华大学以及美国技术研究领先的大学都有紧密的联系。他们对于使用世界领先的压缩技术,来将前沿的神经网络引入低功耗、计算和存储资源的嵌入式设备有深入的理解。他们有一系列创新的可编程最优化交互构架,并致力于其在安防监控(视觉)和数据中心(视觉和语音)应用。

  • 商汤科技Sensetime(北京):商汤科技是一家将深度学习应用于视觉领域的初创公司,也是最大和最引人注目的软件初创公司之一。他们令人惊叹地展示了包括安防监控、面部识别、人口和情绪分析以及街景识别和车辆追踪的技术。对于开发他们自己的训练框架Parrots,他们有能力也有充满信心。Parrots是用来替代Caffe、TensorFlow和其他标准平台的。

  • 旷视科技Megvii(北京):旷视科技是一家卓越的中国“独角兽”创业公司,它的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经常因为他们的主要应用产品Face++而为人所知。Face++是一个复杂且广泛使用的,利用中国政府的面部数据库的面部ID识别系统。阿里巴巴的支付宝和滴滴打车的先进的出租汽车系统都同样利用了官方限定的面部数据库来进行用户验证。他们对识别、增强现实技术以及增强拍照技术做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展示。像很多其他中国公司一样,旷视科技正在把功能从云向内嵌设备转移,来提高响应速度、可用性和安全性。

  • 比特大陆Bitmain(北京):比特大陆很难算得上一个初创公司,他们在非深度学习应用上取得了广泛的成功,尤其是在密算货币挖掘方面。他们已经成了ASICs在计算哈希(Computational      Hashing)方面的最大供应商,特别是比特币。但是现在已经扩展到了竞争货币莱特币。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他们2014年的收入达到了一亿美元今年将达到五亿美元。如此巨大的盈利能力让他们可以开发新的领域,深度学习平台看起来就是他们下一步扩展的方向之一。

当然,没人可以断言自己知道发生在充满朝气的中国创业公司的方方面面,更何况是我这个母语不是汉语的人。但是,我把在中国的点滴见闻都写入了上面的列表中。一些人对于这个列表的深度感到惊讶,特别是有一些还没在他们观察范围的初创公司。在技术上和探索市场趋势上,中国的初创公司在很多领域都是世界领先的。对于他们的世界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

来自:36氪

阿甘帮帮
热门项目
热门资讯
没有操作权限